欢迎访问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网站,今天是:           诉讼服务热线:12368
  • 新闻检索
网站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基层动态

【执行手记】这些矛盾,我们其实真心不想插手

作者: 乔松   发布时间: 2019-04-23 15:19:42

我是一名执行干警,在执行局工作四年,平均每周要与数十个撒泼耍赖、胡搅蛮缠的当事人讲述道理,与油嘴滑舌、东躲西藏的当事人斗智斗勇,对不可理喻、拒不履行的当事人亮出底牌,当然也会遇到主动联系、积极履行的明白人。这些当事人在成为申请人与被执行人之前,大多数都曾是亲密无间的亲戚朋友。而朋友之间因为钱反目成仇的不在少数,夫妻之间因为钱分道扬镳的不胜枚举,但让我最为感慨的,还是那些至亲间因为钱而撕破脸皮的无数闹剧,让人有种呼吸不畅的难受,因为你不仅需要介入一段段因果,还需要维持法与情的平衡。

关于女婿作为案外人的“从中作梗”

周某和王某系夫妻。周某在电站上班时因意外身亡,为此电站与周某的直系亲属(王某、两个女儿及母亲唐某)达成了赔偿协议,约定赔偿50万(其中丧葬费5万)。老伴儿的去世给王某造成了很大的精神打击,当她还沉浸在失去爱人的痛苦中时,小女儿在其丈夫怂恿之下的一纸诉状无疑是在她的伤口撒了把盐。案子在诉讼阶段时,承办法官就多次找到王某和小女儿一家,试图化解家人的矛盾。但小女婿这个案外人的“从中作梗”和他实在算不得恭敬的态度,让王某心生怄气,案子一直调解不成,但从法律关系上来说,两个女儿确实该分得一份赔偿款,最终法官判决两个女儿各分得9万。王某因为怄气难平,加之对小女儿一家的做法太感心寒,一直赌气未将赔偿款拿出手。小女儿和小女婿到法院申请了执行。

我在收到这个案子时,实在有些不忍执行,迟迟未动身去找王某,也思索着到底该怎么入手去化解这对至亲间的矛盾。直到案件快到审限,加上那家的小女婿“撺掇”媳妇儿不停催促,我找到了王某。进门说明来意,王某便开始“控诉”小女儿和小女婿的种种令人寒心的“罪行”,期间几度哽咽,最后再也抑制不住而嚎啕大哭,两个年轻的女法警也为之动容,我们并未多加劝慰,让她能有个机会宣泄,只等她情绪平复,才将她带回院里,也通知了小女儿和小女婿,希望能够通过我们搭建平台,弥合他们亲情的裂痕。

母亲一看到小女儿,刚平复的心情又开始翻涌。小女儿上前一边劝慰一边帮母亲擦着泪。在约见室里,执行法官从中协调,为双方讲明道理,细数亲情,小女婿当面向母亲王某诚恳道歉,王某心中怨气渐渐平复,一家人的隔阂总算是告一段落。

关于婶娘与侄儿的“针锋相对”

王某系陈某的婶娘。双方曾因家庭琐事结下梁子,一直未化解心中怨气。在一次争吵中,陈某火气上头,出手推了婶婶王某,王某站立不稳,滚到田坎下,致使背部着地,腰椎受损。后经鉴定,王某的伤情构成九级伤残。在刑事审判时,法官有意促使双方达成赔偿和解,但法庭上仍是互不相让。陈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,赔偿王某伤后经济损失4万余元。

服刑结束后,陈某仍然未给付王某赔偿款。王某也是毫不让步,我有种被“双面夹击”的感觉,一面是法律的权威,坚决不容侵犯,一面是破碎的亲情,实在难以插手。趁着春节前期陈某打工返乡,我们驱车前往陈某家,期间也得知他家里的情况确实不太乐观,他的妻子在生下孩子后就离家出走,孩子七岁了,她也没回来看过一眼,陈某出狱后在外地打工,孩子一直是爷爷奶奶在家带。在提出要求陈某跟随我们回法院解决事情时,他没有过多反抗,但仍然说“拿不出钱”。孩子一见爸爸坐上了警车,便开始哭闹,爷爷奶奶也趁势开始不讲道理,拉扯车门,要求把孩子一并带走。在好一顿劝解后,我们拗不过老人,带回了父子俩。

在法官约见室里,孩子终于平静,陈某的态度也在执行法官的劝说下有了改变,说起这件事不再是咬牙切齿,怒目而视,终于有了想要履行义务的自觉。我们给他宽限了时日,他也承诺争取凑齐赔偿,早日给付。

 我们是司法工作人员,但更多时候,我们只是矛盾的调和员。关于情与法的平衡,我仍在努力从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和寻找。你问我为什么不想插手家务事?因为牵扯到情感的问题,并不只有简单的对错,还有情理和法理的碰撞和冲击,而这对于情感不太细腻的我来说,还需要一双更有温度的眼睛和更柔软的内心,去发现矛盾症结,去劝慰难平之气。有时候,我们更希望执行与你们同在平行世界,没有交集。